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夏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夏星:做减法的“观念写实”

2016-08-18 10:34:24 来源:艺术家传播网作者:
A-A+

十月

昆明湖畔

  在当今的写实画中,最不可去掉和折省的语汇基础,便是始于西方近代科学的由镜头所记录和表达出来的带着当代极强的务实精神的客观语言。现代性疏远了人文精神,务实的活法又使人毫无幻想。这是我对写实画中基础的客观语言从崇尚到远离的真正的理由。

  我想起去年的一位画家前辈,在其妻有孕时家厅正壁上匾画一“美人像”,曰,妻平日养眼,娠时必得媚丽千金。照我看,这法子才是写实画中之正法。重视编撰,轻视写生,强调幻想的感觉,去掉明暗远离镜头,宣扬“人文”的态度。这才是中国的新的写实主义的方法。

中国季节之春分

  我觉得当代绘画中大部作品都是小格局、大尺寸,本身没有创新,但是为了市场、为了追求气势,越画越大,从整个画面看更像是插图,缺少绘画本身那种好看劲儿。

  我过去常常一个系列,画两三张就烦了,就转而画其他的了,我画的又慢,所以办展览就很困难,以后还要调整。我自己是有一些大尺寸的画要画,但会尽可能保留绘画本身的那种好看劲儿。

迷迭香

熬鹰的人

  画面以中国传统的桌椅为背景,包括那幅有鹰击长空的背景画,一中年男子,一手前伸,正在说着事情的一二三点,另一只手上架着一只鹰,点明主题;对面是一妇人正在洗耳恭听,而左方的三个人物,孩童伏桌正在酣睡,女子头伏在一男人肩上入睡,只有男士在听主讲人说话。

  熬鹰的人,是古代中国社会中,猎人训练雄鹰,使它听从主人的话驯成猎鹰,称之为“鹰把式”。鹰把式在熬鹰的同时也是熬自己,是人鹰之间意志的对决,毅力的较量。

  猎人在消磨野鹰的霸气、戾气的同时,鹰也在观察其主人,熬鹰,是一次从肉体到心灵,对鹰的彻底驯服过程。一个高傲,自由的灵魂,经过一番徒劳的挣扎,最终鹰会因为悲愤、饥渴、恐惧,无奈地屈服,成为猎人逐兔叼雀的驯服工具。

  在当今的写实画作中,最吸引人的便是那种执着的精神与恢复美术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和道义感,正是现代社会正在流失疏远了的人文精神。画家强调幻想的感觉,去掉人性的恶点,宣扬人文精神的态度,这才是中国的当代写实主义的方法。

  “人在中国,习性上只要稍有不同,就会过得很累。日子一长厌恶事故的心也就只好在个人的情怀中休养生息了。时下,只要醒来,不难感到一种从里主外的热闹,从好处看,无非是女人们媚了,男人们忙了。

  我常把这种热闹中的香艳引入情怀里养眼;也常用童心劝教这种热闹中的忙碌养养心。借顺眼养眼,用童心养心是当下缓解那些因习性异同;情怀不入时尚而诱发的生理疲劳;也是我当下的画事与养生之道。”(夏星

暖江

  这是“中国写实画派”重要人物夏星画于2001年的佳作,画面以完全写实的手法画出具有中国传统美德的女子形象,低沉的目光、矜持的表情、传统的中国服饰、手持团扇、端坐秀雅的身段,背后的典型化的中国山水背景衬托出她的内心世界,这些无不是中国传统化的艺术语言再现于画面之上,也是画家夏星的一种执着的追求。

  他认为他笔下的人物是没有下过“毒”,是一尘不染的清洁艺术本体。强调绘画语言的人文精神、务实精神是息息相通的,高度写实的油画技法,传统的中国人文精神、泱泱大国的文化胸怀,在当今“西化”过度的时刻,这无疑是为人们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人们会感觉到,中国应该有中国的文化策略,中国的油画也应该有中国油画的策略与表达方式。

  与波普艺术那种成为西化语境下的“犬儒主义”画家拉开距离,中国人有中国人的言说方式,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情感表达方法,这是夏星画作的魅力所在。

骂天

青春计谋—手相(两联)

东边有约

  我将循规和敬意送给前辈,我也将进取和收获留给自己。画的像可以写实,画不像可以将错就错,不想像可以抽象,懒得画可以策划。总之,非要述说的好,说的妙,就是好玩法。艺术这个个人化的把玩领域一直在扩大,将来扩大到哪里不关我的事,我喜欢油画,也喜欢画的像,我就搞自己的写实。我不喜欢人人都能干的事,我就找难的技术玩。待回首时,对的起先贤,对的起师长,既不匆忙,又无悔意,心中不必不悦!

  总而言之,我选择的玩法是——回到真实的自己本身,回到鲜活的油画本身。

雨露

女孩

南门等雨(两联)

  凡是写实画家,出手的前三板斧基本一样,其实一般人也辨别不出来高低来,所以经常看到一些人的画没有什么差别,无论是讲技术的还是重观念的。不是常见的照片式的影像,就是小格局式的插图,很难玩出新花样,林林总总不足为奇。

  我自己的心得是,一是重视编撰,轻视写生。过去的学生基本是看一眼,画一笔,容易死板,画的时候不要被动的看,心里应该早有图像了;二是明暗处理可以变化,比如这张画,按照油画的传统画法这里有明暗关系,有阴影,但是我偏偏去掉下面的阴影,实际上适合东方人的习惯。

  好比在评书中经常听到前面一彪人马盔明甲亮,从视觉上来说这是光线照射上去以后的反光,但是在中国绘画里习惯上不去画这种明暗关系,而是把明暗去掉了。我自己的画就是既照顾到立体感,又减掉一些明暗关系,这种感觉是东方习惯的;三是处理人物的时候,使具体的“谁”变成泛意“人”。

  无论怎样首先一定要有变化,有变化才好玩,我觉得艺术家应该像毕加索那样,一生不停地变化。另一方面一定要给感性背后的图形意义留有充分的“当代”空间。

苦命羊奉

五月朝阳

郎世宁的香囊

  在写实画派的诸多名家之中,夏星的作品具有较强的观念性和个人主义。他的绘画一直沉浸在他对中国古代文人精雅生活的奇思妙想之中,试图通过作品宣扬一种写实油画的中国标准。

  他主观上否定了自印象派以来的绘画传统和现实表现力,被外光着意强调的时间性在这里给抹煞了,那些最能体现具体时间的道具都被尽可能地清除。他用西方古典写实油画的方法来表达中国古代文人私密而诗意的情怀。

  画面的主题是女人,这些女人生活在想象和现实的世界里,是裸体的、敞开的,是对古典文人的艳情的隐喻。夏星对女人的态度常常表现出以男性为中心的男性视角,他注视女人的目光带着体热,伴随着对以往中国文人艳遇的回味。他生活在自己的完整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的男人差不多只有他自己。

  对他来说,对于抽象的男性世界来说,这些女性形象并不是活在具体空间的现时个体,而是亘古不变的历史象征。这个历史象征是由绘画性的典雅和古老的男性欲望共同生成的。

  “我希望能通过作品提倡一种中国标准,就像当年郎世宁从意大利来到中国,以画供奉内廷,他所臣服的是中国标准。”散落在地上的香囊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暗示,朗世宁只是作为一个画外人而出现。就像夏星一贯的作法,他在这幅作品中有意弱化明暗和透视,强调边线和平面化处理,人体局部甚至带有样式主义风格的变形特征,用高超的技巧营造出了一个真实的幻想。

二月迷香

  夏星的写实技巧,深得乃师靳尚谊的精髓,而他在选择题材、描绘物象方面的奇思妙想,又使他完全不同于朴实、深沉的靳尚谊。如果说靳尚谊是要用他的油画揭示人性最深沉的层面,那么,夏星的油画则是服务于人类的幻想。

  这幅《二月迷香》就是这样。一眼看到这幅画,我们会怀疑夏星所描绘的到底是真实时空中发生的情景,还是他梦中的迷思。画中那位美丽的姑娘的动作和表情都十分奇怪:她的动作是精心摆布出来的,而且难度很高,好象是在玩杂技、或是在舞蹈,她的表情则充满了梦幻般的迷想。

  她身后充满古典气息的布景,既像是一个真实的房间里的装饰,又像是仅存在于某人想象中的物象,那扇飘拂的竹帘,则悄然向人们展现出一个巨大的、迷幻的、在画面中不可见的世界的存在。这是否就是这位美丽女子梦中的世界呢?是否就是夏星自己梦中的世界呢?我们不得而知。

  总之,这是一幅奇怪的画,画家的写实功力无可挑剔,但画面本身则是十分费解的。画的名称《二月迷香》,仿佛揭示了一点什么,但遮蔽的则更多,除了告诉我们这就是个谜之外,其实它什么也没有说。

  有时候,我们会有些傻想,觉得一幅画的作者,总是能确切地讲解出画的含义,但面对这幅《二月迷香》,我们可以想象,夏星本人也只会告诉我们:这就是个谜,至于谜底,你们自己去找吧。

中国季节之谷雨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夏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