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夏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杨飞云老师

2013-04-09 10:02:2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夏星
A-A+

  杨飞云先生教过我,所以称杨公为老师。

  杨公飞云好写生,铅笔写生,油彩写生,命题创作也写生。于今其肯切的态度招引了很多的人,从学于众,施教于堂,杨公飞云,法从传统,主张临习,寻源问道。是杨公最好写生,好夫非离经叛道者也。

  我也主张尊重传统,我也深知写生和临摹的重要,但我不支持食而不化,所以,用临摹古文的笔法开始,表述清自己“活学活用”的态度,也积极地客观地说说我的老师杨飞云

  写生,顾名思义是对着实物描写。观看不仅仅再是相信事实的过程,更是学习和理解事实的过程。科学的发展留给绘画的只剩下“再造”一条路了,这个“再造”是重新给予生命安排一个对原事实学习和理解之后的更可信生命。

  有个例子,柯罗和毕沙罗在巴比松写生,画同一个景致,完成后毕沙罗怎么看柯罗的画面都比自己的好看,突然他指着柯罗画说:“这怎么多了一棵树?”柯罗笑了笑一指毕沙罗的身后说:“那棵树,在你后边呢!”

  现在这种写生,常因为时间短促而过于忙叨,使学习和理解受制,纵观整个艺术史,大凡叫绝的作品没一幅是“忙叨”出来的。

  我的体会是,给冷静一个座位,感观不再忙匆,写生的手才能有效地取替只需轻按一下的“快门”。

  好友龙力游老了许多,一日感慨地指着专注于画面和模特儿的杨老师跟我说:“飞云兄人称永动仪呀!”

  听着这形容,再望着自己的杨师长飞云,想起[论持久战]中“敌疲我打”的妙论,掂量着比杨老师年轻不少却被斗败了的腰,不得不为这位尊长竖起大拇指,臣服于这台“永动仪”。

  从今年跟随杨老师赴俄罗斯临摹写生的一篇日记里可以清晰地看到被杨氏“永动仪”拖得筋疲力尽的我:

  “八月十二日是周四,一晃来到圣彼得堡十几天了,以往别人的经验-----此地的纬度到了八月天气应该挺凉爽的了,可今年例外,也不知是因为热的让莫斯科外围着了大火,还是莫斯科的大火让周围热的,总之,短衫短裤的确是带少了。

  我们一行都是画家,来圣彼得堡是为在冬宫临摹名画。我选了张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家乔尔乔内的一张 [ JUDITH ] ,每天一早八点到十点游客到达之前紧赶慢赶。

  天本来就热,又是阳光正射,再加上每天超短的时间,即便工作人员为我打开窗户,也每天一身汗,全然没了享受画画的那种愉悦。

  午餐后,又在穆西娜美术学院画五小时模特儿,再晚餐,待回到宾馆已是晚上八点半到九点钟。

  靠!累的全身哪都耷拉!

  看着一把非洗不可的油画笔,没辙还得洗出来,那叫不好玩呀!

  等到了得处理满是汗味的短衣裤时我已经累的对回想一天的收莸都索然无味了。

  拖着疲沓的身子,站在淋浴的下面,打开龙头叫那温水尽情地浇洒,好一会儿才觉着衣裤从里到外都没脱,愣了下,却突然来了精神,为什么?这不明摆着吗,由此一来每天将洗衣物跟洗澡合二为一了。

  哎哟!我这乐哟!

  什么小时候闷热天儿站在倾盆大雨下暴激,什么提筒水搂头盖脸往下浇......全想起来了不说,关键是省得洗衣服了!

  我心说:瞧见没,万事正常了做没劲,游戏着做才有乐!

  跟着杨老师,若真是论及动手,且从无倦意地动手,我的手不如杨老师勤快,我的心脏也不如杨老师平稳,我的专注力更不如杨老师持久。

  杨老师崇尚传统,上学时只听他说教,当多年没再从学的我又一次走入门下时,杨老师已经是一个将自己全部积累拿出来承办艺术公学,弘扬当年理想的行动者和掌门人。

  自我们的社会被“资本”了以来,穷怕了的人们,对抱团儿的需要明显地更加急切了。各种结合形成的圈子,拧着劲儿沽名逐利。在争的今天,杨老师却敢正本清源,凭一己之力诏告当下,实在令为利的人和肤浅的人惭愧,也令同志的人和同行的人感动。

  我敢说,在当今中国,科学成就了“化肥”,而杨老师的倡导将成就“艺术本道”!

夏星

2010年11月21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夏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